直面父子- 节选自:SM-一个受虐狂的采访笔记

      一个了解事物原由的人,才是幸福的.             
  —拉丁格言直面父子- 节选自:SM-一个受虐狂的采访笔记
九、直面父子问:你和你父亲的关系好吗?答:很好。一直以来我都以有我的父亲而觉得此生值得。问:你父亲与你呢?

答:我觉得是一样的。我从小就是个听话的孩子而且特别聪明。从我懂事,到了能赢得荣誉的年纪起,我就一直为父母创造着自豪。

问:你小时候是不是性格比较软弱,喜欢一个人玩游戏呢?

答:我属于比较安静,听话的小孩,但一点都不软弱。我曾因为小朋友弄坏了我的飞机模型而坐在他家和他妈妈论理论了半天,吓得他几小时躲在小屋不敢出来。小学的时候就沉迷于航模的制作中,而且还在班上倡导建立过科学活动小组,并踊跃地领导起它。

问:你很信任你的父亲,为何在SM上瞒着他?

答:我从小学到大学所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让父亲自豪的。小学时我是每年的三好学生,学习不用父母督促总是在班上领先。10岁时我的飞机模型就得了市里的奖,中学时,我装过收音机,设计过遥控器。我也喜欢看书,特别喜欢古典文学。还参加过图书评论小组,曾发表过书评。由于平时特别爱学习,所以1977年大学一恢复高考,我没有费劲就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毕业时没有费事又留校当老师。

从小我就知道父母都很为我的一切骄傲,温和的爸爸对我是恩宠有加。他从未打过我,甚至没有用过过重的语言。所以多少次我思想斗争但最终还是没有让父亲知道。我想象不来如果知道了我‘怪僻’的行为与思想,爸爸的表情与反应会是怎样。

问:那么你认为自己是变态的?

答:其实直到现在我都从没把SM当作一件坏事。我觉得它是一件不普通的事,有悖于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想法和行为。但我不愿意将它定义为变态,因为在社会上变态是一个很糟糕的词。

问:你说过你和你父亲是非常密切的朋友,你将他哄瞒了一辈子,有什么缺憾吗?

答:应该没有。他活着的时候,我隐隐的觉得他应该是有点察觉。他不一定知道我具体在想什么或作什么,但至少他揣摩到了我在私生活方面有些不同于常人的地方。他仿佛能感觉到我灵魂深处的一种孤独。

爸爸生命的最后时段,有几次曾试图地引我倒出我心里的秘密。当然这都是我自己的感觉。爸爸是心理学教授,以前是学德语的。在我小时候记忆中,爸爸很循规蹈矩,很不愿意让人意识到他很喜欢对人的心理探索。这是和时代有关的,大革命期间,心理学和反动学几乎是同意语。但我知道在他的整个生命旅途他片刻都没有地停止过他对人的观察。

他过世以后我才知道他早已知道我的倾向,他留给我了一封很长的信,他已洞察到了我的倾向,但我知道这是我们最好的结局,因为即便他还活着,我们摊开了说,我也不会对我父亲在这个事情上敞开心扉的。

父亲的信:

儿子,其实我很久以前就想将这几页纸交给你,可是多少次,我拿出来又放了回去。作为你的父亲,自从生活中有了你以后,我的人生就一直因为你的存在而骄傲和满足。你给父母的远比我们能给你得多。

可是你生活和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藏得很深,痛苦和难言纠结起来的区域,爸爸始终深入不进去。任凭你怎样得孤独,我就是帮不上忙。

爸爸知道在个人生活上你一定有一些难言的东西。我曾努力过多次想和你长谈,但最后都放弃了。生活中我们是很密切的父子,但私生活上的很多事大概是父子也不能逾越的。还是把这些完整地留给你自己吧。

人的一辈子不是很容易的,特别是对那些感觉很敏感的人。你从小就敏感腻,对你自己的东西从来都是保管得很好,可是偶尔爸爸也发现过你的一些小漏洞。爸爸是学德语的,大学的专业是心理学,而且在旧上海也耳闻过受虐狂的故事。可是,我始终不愿意相信,不愿意去发现和印证我所怀疑过你可能有的倾向。

儿子,爸爸对你有负罪感。因为在你很小的时候有这样的倾向时我应该是去正确引导你的,也许(我也持怀疑态度)你的那种特殊的愿望会得到控制。可是在那个年代,我们国家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研究,如果学校知道你这样的倾向会将你赶出校门,同学们也会视你为异物。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程度。但我要承认,在一个下午我突然回家取东西看到你对着镜子在观赏你屁股上的瘢痕和放在床上的皮带时,我一阵儿昏厥。

继而我联想到了曾在你草稿纸上看到的你画的皮鞭和警服,联想到了你看《闪闪红星》看到冬子妈被捆绑起来时你的狂躁与激动……

你成年后顺利地考上大学,考上研究生,又出国。我真的是从心底里为你高兴,但一直忐忑不安的是你的私生活。

90年爸妈刚来美时你的魂不守体,以后你的婚姻失败。直到有一天,我发现了一本叫SM的书,虽然看不大懂书里的内容,但里面的插图印证了我的猜想。说不出是更痛苦了,还是释然了。然后我一辈子都在提着的心一下子提到很高,然后又坠到了地上。

你活得太辛苦了。三十多年来你一人抗着你的“变态”,还要在我们面前伪装。儿子,在弥留之际,我多想将这个你一直包裹得很好的隐私完整地留给你呀。但我闭不下我的眼睛。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不是孤立的,爸爸理解你。在生活中有这样那样倾向的人很多,其实习惯和爱好上没有什么高尚不高尚,正常不正常之分。心灵的东西都是有心理和生理的基础的,人类应该正视和正确对待它们。

我很骄傲你为你的需要在努力着,虽然很苦。

我忘了在什么地方看过这样的一段话:‘你不是怪物,事实上这是你的本性。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这种本性,但从小我们就被告知我们没有这种本性。’我想亚当,夏娃当年造人时,如果一开始就让人类将面孔都包裹起来而将腰以下的地方全部裸露,那么今天所有的人都应该是反常的。”

下面是一些我生活中星星点点收集到的有关故事:

案例1。在我上大学的时期,我们同学中有个家庭出身为资本家的男生,他长得很排场,学习也不错,同学缘也很好,但他有个癖好就是喜欢让同学们把他用绳子捆得很紧,捆到他身上要起紫斑的程度。然后他使足全身力量去挣脱,他以此举来证明自己的抗争能力。

案例2。一个小学五年纪的男生(学习委员)借用他学习好可以辅导同学作业的优势常常在放学以后将几个同学留下。让同学们把教室收拾成刑场一般,每个人都解下皮带,然后用皮带和书包互相击打。

这种案例还有很多,高尔基的小说中就有描写市井小民,丈夫施暴妻子接受的故事。那位常挨打的逆来顺受的妻子在别人来劝架和谴责她的丈夫的暴行时,竟然跳得老高地漫骂这位好心的劝架人。每次挨完打她都有焕然一新的感觉。

案例3

一对父母,丈夫是医学硕士研究生,妻子是大学的语言教师。他们的夫妻关系非常好,结婚三年没有红过脸。可是有一天,因为一起讨论问题发生了争究,谁不让谁,后来证明是丈夫错了,妻子要求丈夫任输,丈夫不肯。于是妻子气愤之极,咬着牙说了句;“我瞧不起你。”结果丈夫大打出手,给了妻子一记耳光。

妻子歇斯底里。然后几天后提出离婚。丈夫使尽了全身解数百般认错。然后他们和好了,和好以后的夫妻好像比以前任何时候关系更密切。后来妻子如果感到他们的关系不融洽或是冷淡了一些时,总要惹出一场大事,激起丈夫的火来大打出手,他们好像才能罢手。

再后来,如果丈夫不大打出手或手不够重时妻子就不能满足。让她感到痛变成了丈夫示爱的前奏。以后他们夫妻就这么周期性地在吵、打中爱了一辈子……….

其实所谓“变态”,就是不合常态,而“常态”,又不过只是一种人为规范的产物。只是因为时间的漫长使人忘记了它的出身,反复的重申使人能够无意识地遵守它,从而规范变为自然,显得不可抗拒。这正是意识形态的一个常用花招。在诸种生活的“常态”中,又以性的规则最为不可亵渎地“自然”。它不仅有男女生理差异的自然基础,又有生儿育女的社会生理学基础,再加上重重覆盖其上的宗教和道德“绝对命令”,以及根深蒂固的性别歧视成见;于是乎,这个最意识形态不过的东西终于成功地抹杀了它的出身,成为最自然的东西……

“洁癖,自闭症,自恋,同姓恋,幽闭恐惧症…”所以深挖生活,你会发现他们无所不在。保持一种自然状态大概是最科学的。儿子,我希望你能活出你的自然来。”

— 父字

每每提及到他的父母时,我觉得L的神态中都显得非常遥远。责任,内疚,好像还有许多别的东西交织在一起。从这个角度看时,他让我想起了中国文学作品中三十年代的人,那个巴金老人《家》中的觉新。

问:你喜欢你的孩子们?

答:非常喜欢。和他们在一起我有很大的乐趣,陪他们做功课,做手工,游泳,滑雪,我有享受不尽的乐趣。我们三人最热爱,最投入的事是做机器人,然后比赛。机器人全是电脑程序操纵的,所以我要教他们写程序来控制。我们的机器人参加过社区的比赛,我们还获过奖。我的儿子周日还学小提琴,女儿在中文学校学中文。

问:你觉得你们的婚姻解体会影响到他们吗?有没有想过为孩子们的幸福你们将就着过下去?有没有想过为孩子牺牲?

答:我和梅彼此为了孩子的健康发育(当时孩子太小)将婚姻实际解体后维持了4年,那四年的大部分时间我们两人的心里都是一派冰封。

我觉得爱孩子和为孩子牺牲是两个概念,不可混淆。如果是换肾移肝这样危机于生命的问题,父母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献身的。可是维持一个不和谐,不美满的家庭对孩子本身来说也不是一个健康的方法。

问:如果你的儿子也有同样的倾向,你会怎么办呢?

答:要看了,如果他来征求我的意见,我会告诫他要注意安全。我一定不会去鼓励他,这种倾向不需要去倡导,但我也不会去压抑他。因为如果有了这种倾向压抑是没有用的,可能结果还更差,正确的引导应该是一条路。但我会在他们的成长阶段非常注意他们的心理发展,我当然不希望他们发展到SM。

问:你如此“信奉”SM,为什么不希望他们有这样的追求呢?

答:这毕竟是背离社会和文化主流的一种少数人群的活动。说实话,有时候我也会觉得我的人生很苦。

问:你以后还要找妻子吗?找个什么样的?

答:我当然希望能找到一个生活伴侣,希望她也喜欢SM,或至少不反感,喜欢谈论,不反对我的SM倾向的人。以后我不会再欺瞒任何女性,在结识的时候就单刀直入,直接说出我的癖好。

问:你享受普通的性生活吗?被鞭打是否就是你生理所需的一切?SM能取代你的性生活吗?
答:被鞭打是我生理所需的重要部分,SM基本上能取代我的性生活。

问:SM能基本上取代你的性生活,那你为什么还要找妻子?答:我觉得自有人类以来,几千年人们都沿袭着家庭,两性的一种生活。这是一种被千年经验证明过的一种健康的人类生活模式。夫妻除了性,还有情感和思想交流的需要。而且如果对方也是SM,那么在SM的活动双方互为对方创造着一种快感。生活有许多内容,“虐待”只是其中的一个部分,更重要的是思想的交流,日常生活的体贴和关心。对我来说,我当然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S,这样SM就配合了起来。正像我前面提到的“虐和恋的结合”

问:很多认说虐恋活动很阴暗,你怎么认为?

答:虐恋活动与一般性活动的价值观相反:一般崇尚平等,虐是不平等的;一般崇尚舒适,虐为他人制造痛苦或接受施加的痛苦。佛洛依德也将快感与痛感联系在一起的倾向称为“心理生活中最阴暗最不可接受的流域。”我想别人这么想应该是合理的。

L喜欢在万盛节时(Halloween)开车去肯它基州的乡村,在那里坐上农庄的马车在傍晚的乡间畅游。他说南瓜的橙黄和簇簇拥起的稻杆堆,还有他的孩子们在稻杆围起的迷宫中唧唧喳喳的童言笑语,那种气象令他陶醉……

他还喜欢田纳西州的大烟山脉(Smoken Mountain)。“我喜欢驾车沿着山脉环绕的公路游玩,路旁是绵延不断的小溪,我绕行在环山道上,累了,停下车,坐在溪边,撩起溪水洗洗疲倦的脸庞,那时我觉得人生到了极致……

他说他酷爱《大宅门》中的二奶奶,因为她不依附于男人,很刚强…….他更常常地为了一个攻克不下的科学难题连续几天不出试验室……

这就是L……一个很不张扬的,甚至谦恭的人,在这么众多的爱好以外,特别执著于SM。待续~

直面父子- 节选自:SM-一个受虐狂的采访笔记

本文经获原著者同意后发布,转载请联系原著者

好文推荐情感心理知识科普

秘密控制对方的手段丨关于“被动攻击”

2023-2-24 10:05:07

好文推荐情感心理知识科普

「缺失父爱」造成的心理现象及表现丨关于“恋父情结(Daddy Issue)”

2023-2-26 14:34:5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